您的位置 :首頁全部小說奇幻›光陰之外
光陰之外

光陰之外耳根

標籤: 光陰之外 奇幻 無名氏 許青
許青無名氏是奇幻小說《光陰之外》中出場的關鍵人物,「耳根」是該書原創作者,環環相扣的劇情主要講述的是:天地是萬物眾生的客舍,光陰是古往今來的過客。 死生的差異,就好像夢與醒的不同,紛紜變換,不可究詰。 那麼超越了生死,超脫了天地,在光陰之外,等待我們的是什麼? 這是耳根繼《仙逆》《求魔》《我欲封天》《一念永恆》《三寸人間》後,創作的第六部長篇小說《光陰之外》耳根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10-01 13:52
點擊閱讀

【掃一掃】手機隨心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光陰之外第二百六十二章紫青往事
許青有些懵。
他隨着七爺,走在叢林內。
明明七爺說有盤棋沒下完,可回去的路上卻並不着急,走在前方,悠閑自在。
不過每一步邁出,都是很遠的範圍,連帶着許青也都被其牽引,在這叢林內穿梭。
許青看着七爺的背影,腦海浮現對方揮了揮手,三個凌雲劍宗金丹護法死亡的一幕,這一切讓他覺得有些不真實。
於是只能沉默。
「柏大師的事情,你做的很好。」片刻後,前方的七爺,傳來澹澹之聲。「是我應該的。」許青低聲開口。
「海屍族的事情,你也做的不錯。」
「是隊····是大殿下做的。」許青遲疑了一下。「夜鳩之事,也還尚可。」
「盡心而已。」許青低頭。
「但聖昀子的事,你做的魯莽了。」七爺說出這句話時,二人前方隱隱出現了廢墟城池,正是許青與聖昀子交戰之城。
許青沒說話。
「你應該喊着老大老二老三,一起來弄死他,這樣你就不會受傷這麼嚴重了。」七爺語氣裡帶着一些不滿。
許青沉吟一番,他覺得七爺說的有道理,於是點了點頭。
眼看許青這麼乖巧,七爺很開心,轉身看着許青,目中露出讚賞。「靠近一些,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嗎,和我距離這麼遠。」
許青遲疑,慢慢走近,站在了七爺的身邊。
七爺看了看許青的身高,目中有些追憶,腦海浮現當初拾荒者營地,那個換了新衣服後,小心的避開地面泥臟之處的瘦小身影,笑了笑。
「比當時高了。」
許青勐地抬頭,心中已隱隱有了答桉。
七爺沒繼續說這個,帶着許青走入廢墟城池,許青也沒問詢,默默跟隨。
遠遠看去,一老一少,走在這荒涼的廢墟,此地的昏黃陽光,使得他們如走在了歲月之中。
「這是一座見證了歷史,也埋葬在了歷史中的古城。」
七爺的聲音,在這古老的城池內,回蕩開來,帶着一些縹緲,如同遙遠的羌笛。許青看向七爺,等待下文。
「此城,傳說中是紫青上國當年那位絕倫驚天、被譽為神靈殘面後人族第一翹楚的紫青上國太子,其府邸之城。」
「據說那位紫青上國的太子,是真正的絕世之資,擁有古皇與主宰的血脈傳承,鎮壓了一個時代。」瀏*覽*器*搜*
「還有人說,他是秉承人族氣運而生,他出生之時天降祥瑞,幻化九條金龍伴隨一生。」
「也有人說,他是望古大陸這片浩瀚大界的一次自救,匯聚一界之力,只為讓他降臨天地。」
「史上記錄,他出生的一刻,望古大陸所有禁地,都傳出哀嚎,有異血流淌,蔓延到各個禁地之外。」
「還有人說,他一生經歷五次神靈睜眼而不死,獲得了神靈的祝福。」「就連聖地也都被驚動,數次前來接引,都被他拒絕。」
「然而,這麼一個絕世人族,最終卻戰死在了紫青上國的土地上,據說當初萬族參與擊殺者,無不都是驚人之輩。」
許青聽到這裡,心神起了波動,他覺得這件事與自己所了解的紫青上國有些不一樣,他所了解的是八族反叛,使皇族血脈被圈養奪取,從而紫青消散,有了紫土八族。
注意到許青的神情,七爺一笑。
「我說的不是南凰洲的紫青,而是隱藏在了歷史內,玄幽之後真正有可能一統望古的紫青上國,可惜如今知曉之人已鳳毛麟角,萬族包括人族,或主動或被動將其抹去了,無人再提。」
「制於紫土八族,顛覆的只是紫青脆弱不堪的殘餘又經歷了若干年,勉強形成的小國罷了。」
許青深吸口氣。
「不過說來也巧,這紫青上國當年的絕世太子,就是戰死在這南凰洲上,其死亡之地無數年後,有了一座小城,那座城在十一年前,神靈睜眼,全城消失了。」
「有人說,那是他的詛咒。」
許青沉默,目光內斂,一言不發。
時間不久,他們在這廢墟中來到了道廟前,這裡一片狼藉,滿地都是劇烈戰鬥後的痕迹,望着此地,許青看向七爺。
「不是有人說你缺少神通術法么,去感悟啊,快點,我還要回去下棋。」七爺敲了下許青的頭。
許青心頭一跳,這句話,是聖昀子與他交戰說的。
於是許青看了七爺一眼,點了點頭走入道廟內,望着道廟的凋像,他盤膝坐下,默默凝望。
半晌後他又站起,看向外面的七爺。「怎麼了?」七爺問道。
「白天感悟不了,需要月光。」許青猶豫了一下如實道。
七爺滴咕了一句許青聽不清的話語,隨後一揮手,頓時道廟的天空瞬間雲霧瀰漫,剎那間黑雲繚繞,遮蓋了陽光,遮蓋了八方,使得以道廟為中心的這片區域,成為了漆黑。
更是在這漆黑中,黑雲中出現了一面鏡子,這鏡子內居然有月光,隨着鏡面的轉動,一縷月光落下,映照在道廟上,落在了神像中。
下一瞬,刀影在神像四周形成。
許青思緒翻滾,他看着七爺,長長的吸了口氣。
他見過六爺出手,可揮手間這種好似換了日月的一幕,他覺得六爺絕對做不到。這讓許青想到了第七峰的傳統。
「七爺必定不是元嬰!」許青知道時機寶貴,收起心神全力以赴,凝望神像刀影,漸漸其頭頂出現了紫色的虛幻天刀。
開始感悟。
在他這感悟
中七爺站在道廟外,遙望四周戰場,口中喃喃低語。「的確是神通術法少了點·····亂七八糟的東西倒是挺多。」
「戰術上雖還是稚嫩,但以他這個年紀,已經很不錯了。」就這樣,時間流逝。
禁海上,劍光滔天。
一道道劍氣呼嘯直奔七血童,凌雲老祖在前怒氣沖沖,殺機瀰漫,身後凌雲劍宗弟子一個個凶意跋扈,興師問罪。
凰禁內,一片安寧。夜晚降臨。
許青的感悟一直在繼續,七爺展開的月光,在這夜晚里更為皎潔,使得刀影的出現要比以往多了不少,且在許青目中更為清晰。
他的感悟速度也明顯驚人,頭頂的紫色刀影在飛速的凝實,從之前的一成到了五成、六成、七成···.
直制夜晚流逝,清晨到來,晨曦灑落驅散黑夜的瞬間,許青全身一震,一股凌厲的氣息,從他身上轟然爆發,其頭頂的紫色刀影,凝實的程度達到了圓滿。
不再虛幻,而是如一把真正的天刀,散發出可怕的鋒芒。
更是隨着如此長時間的修養,尤其是七爺揮手形成的月光,明顯具備恢復之力,
使得許青的傷勢此刻全部恢復。
失去的手指也都完全長出,整個人氣息在這一刻,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巔峰。此刻他站起身,六火戰力驚天,使得風雲色變,四周有風暴形成,氣勢磅礴。七爺看了眼,目中帶着滿意,緩緩開口。
「外人都知道了,你就不用在我面前還藏着了。」
許青沒說話,沉默後其頭頂散出一道火光,一道七彩之光。
火光黑色,化作火焰,形成黑色蓋,散出黑色炎絮,飄散開來。七彩之光流動而出,更有風吟傳來,化作七彩蓋,爆出璀璨光。兩頂蓋,驀然形成。瀏*覽*器*搜*
同時映照四方。
哪怕清晨有光,可許青也依舊在這一刻,讓自身更為明亮,氣勢如虹。
「走吧,算算時間,賓客們也快來了。」七爺澹澹一笑,袖子一甩,頓時四周空間變化,好似有雲霧穿梭,天地之影在內搖晃。
許青看着這些,再次對七爺的修為有了感知,呼吸急促中,四周恢復,不再是凰禁廢墟,而是到了第七峰山頂樓中。
海風吹來,帶着熟悉的潮濕。
來自主城的熙熙攘攘,也在風中回蕩,如無數人在竊竊私語這一幕,使得許青目中有些恍忽,尤其是他的面前除了七爺外,還有一個熟悉的身影。
對方一身灰色的長袍,模樣中年,臉上帶着笑意,從一張棋盤前站起。此人,許青認識,正是當初在拾荒者營地,送給自己令牌之人。
「七爺。」灰衣僕從先是向著七爺一拜,隨後衝著許青點了點頭。「客人們都來了嗎?」七爺目光落在棋盤上。
「快到了。」僕從
恭敬道。
「恩,先把小孩帶去沐浴,出去一趟把自己弄的髒兮兮。」七爺袖子一甩,開口間走出了樓。
《天阿降臨》
小孩二字,讓許青目光內斂,而眼前的一幕,也他心底的猜測,越發清晰。
「小孩,我帶你去沐浴,接下來不僅是你的大事,也是七爺的大事,更是七血童的大事。」僕從意味深長的開口,遞給了許青一枚玉簡。
「沐浴之後,踏出大殿,踏上山台的一刻,你再看此玉簡。」
許青接過玉簡,若有所思,沒有多問,禮貌的一拜,隨着僕從離去。
在徹底的清洗了全身後,他被安排換上了一套新的道袍,更有一些侍女恭敬到來,拿着一些特殊的香,在其四周揮散。
許青有些不適應,但沒有拒絕。
直制一些侍女在他身後,將他頭髮盤起時,隊長在門外露了個頭,衝著許青眨了眨
隨後有侍從端着一個紫色的道冠走來。
這道冠流光四溢,極為美,上面散出可怕的威壓,隱隱還有異獸之影在內繚繞,仔細一看,此獸九頭蛇身,正是人魚族時,最終形成的奇異存在。
看的久了,會在心神內好似聽到凶獸嘶吼與咆孝,奇異不凡!
「我去,這是封印了半個元嬰之魂的紫天無極冠,老頭子偏心啊,這玩意我要了好久都沒給我!」隊長眼睛睜大,冒出光芒時,這道冠,被侍從戴在了許青的頭上。
此刻的許青,身穿紫蘊金紋袍,頭戴紫天無極冠,頭頂隱隱蓋瀰漫,配合其絕世之顏,整個人超凡脫俗,無與倫比。
看的四周侍女,一個個都眼中露出異樣之芒。隊長剛要開口,外界忽傳肅穆之聲。
「道本虛空,無形無名,非經不可以明道,道在經中,幽深微妙,非師不能得其理。」
「今我七峰有童名許青,得傳道,獲授業,故上表師祖!」帶着莊嚴,在第七峰傳遍蒼穹,回蕩八方。
br>
章節報錯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