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首頁全部小說都市›腹黑總裁吃上癮
腹黑總裁吃上癮

腹黑總裁吃上癮阮白和慕少凌

標籤: 腹黑總裁吃上癮 都市 阮白 阮美美
以都市為敘事背景的小說《腹黑總裁吃上癮》是很多網友在關注的一部言情佳作,「阮白和慕少凌」大大創作,阮白阮美美兩位主人公之間的故事讓人看後流連忘返,梗概:得她的身體已經承受不住再一次了,但是,很難以啟齒提出次數的要求……慕少凌下身身着一條考究的黑色西褲,上身一件白色襯衫,進了別墅,便直接來到阮白住着的卧室。她不敢說話,呼吸都很輕!屋子裡空氣安靜的一根針掉在地上恐怕都會發出不小的聲音!慕少凌右手拎着西裝外套,左手抬起,深邃視線注視着眼睛上綁了厚布的她,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10-06 10:21
點擊閱讀

【掃一掃】手機隨心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「好,姐姐,外公外婆的身體怎麼樣?」淘淘又問道,看了一眼身邊的湛湛跟軟軟。
他們都在擔心林文正跟周卿的身體。
念穆怔了怔,詢問他,「你怎麼知道的?」
「上新聞了,我們看見了。」淘淘說道,「但是那些人只說外公外婆受傷了,沒有說具體情況。」
「他們會沒事的,而且醫院這邊也有醫生護士在照顧着,不用擔心。」念穆說道。
淘淘「嗯」了一聲,又對着湛湛跟軟軟說道「哥哥姐姐,你們聽到了嗎?」
「嗯。」湛湛點頭。
念穆這會兒才知道原來他們都守在電話前,他們這是關心林文正跟周卿吧。
「你們在家裡乖乖的,先吃飯,我跟……」念穆看了一眼身邊正在開車的男人,「我跟你們爸爸馬上回去。」
「好的,姐姐,爸爸,路上注意安全。」淘淘叮囑道。
「好。」念穆等電話那頭掛了,才把電話掛掉。
「他們知道兩老住院?」車內的空間靜謐,慕少凌能聽到她電話那頭的聲音。
「嗯,新聞報道了。」念穆說道,知道他在做事,又補充道「不過記者也沒有具體報道二老的情況。」
「嗯,醫院沒透露出去。」慕少凌說道,司曜所在的這個醫院,對vip病房的病人**保護得很好。
不是誰都能進入病房,而病房裡的人基本都是互不打擾,他們大部分身份都特殊,不被別人曝光就算好了,他們也沒心思去探究別人的**。
所以,林文正跟周卿在vip病房裡,他很放心。
林寧進不去,記者也進不去。
「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才能康復出院。」念穆說道。
對於年輕人來說,身體好,即使是腦震蕩,慢慢養幾天所有癥狀就會消失。
但是老人家的身體弱很多,他們腦震蕩,或許需要更多的時間去休息,去調理身體。
「不清楚,交給司曜。」慕少凌說道。
即使林文正跟周卿身體康復了,他也打算讓他們在vip病房多住幾天。
並不是要佔用公共資源,而是,他要讓林寧以為,林文正跟周卿的情況很糟糕。
越是這樣,林寧就會越開心。
一個人在開心的狀態下,會暴露出更多的事情。
慕少凌就是要周卿看清楚。
林文正心軟,很多事情要是讓周卿知道,她肯定會難過。
所以一直以來都是隱瞞政策,沒有讓她知道林寧在背地裡做了多少荒唐的事情。
他本着林寧跟自己沒關係,也沒有反對林文正這麼做。
但是眼下,林寧必須要除,而且,為了不讓周卿過度憂思,必須讓她知道林寧的真面目,讓她知道,林寧是多麼惡劣的一個人。
慕少凌一邊開車,一邊計划著。
這麼想了好會兒,便回到別墅。
跟孩子打了一聲招呼後,慕少凌便往樓上走去。
淘淘牽着念穆的手,側過臉看向慕少凌上樓的影子,問道「姐姐,爸爸為什麼表情這麼嚴肅?」
「有嗎?」念穆微笑搖頭,化解着孩子的不安,「你爸爸不是一直都是那個樣子嗎?」
「是吧……」淘淘嘟着嘴,他們的爸爸最嚴肅了,對他們也是,十分嚴肅!
他還是喜歡媽媽。
想着,他又貼了貼念穆的左手背,視線緊緊看着她包紮好的右手,「姐姐,疼嗎?」
念穆注意到三個孩子紛紛看着自己的手,笑着搖了搖頭,「已經不疼了。」
有他們的關心,一點也不疼。
「姐姐,吳姨已經給你們留了晚飯,你要吃嗎?」淘淘又問道,他好想去握着她受傷的手吹一吹,因為吹一吹就不疼了。
但是又不敢這麼做,擔心自己會弄疼她,所以淘淘只能作罷。
「好,我去廚房看看。」念穆說著,任由孩子牽着自己的手,走進廚房。
吳姨正在廚房裡準備明天早上早餐的食材,因為她要請假,擔心念穆一個人忙不過來,所以提前把做包子的肉餡給剁好調好味道,然後又把面給揉好發酵。
「吳姨,你在準備什麼?」念穆見她在揉面,便疑惑問道。
「念女士,您回來了。」吳姨笑眯眯地回答着,「我在揉包子皮,等發酵好我就把包子包好,明天您只要拿到鍋里蒸熟就可以了。」
「你明天請假是吧?」念穆記得她提及過在孩子開學那天要送去學校,所以早上來不及過來。
「是的,所以把早餐提前準備好,明天您也能多睡會兒。」吳姨用力揉搓着面。
「謝謝。」念穆不禁道謝。
「您別說這些,對了,還沒吃飯吧?飯就在微波爐熱着呢。」吳姨說道,知道他們不能在飯點回來,所以專門留了飯菜,放在微波爐里熱着。
「好。」念穆打開微波爐,裏面放着她跟慕少凌的飯菜。
她拿出一個托盤,把飯菜都放在托盤上。
吳姨問道「對了,先生回來了嗎?」
「回來了,不過在樓上忙事情,我把飯菜端上去給他。」念穆道,把吳姨留的飯菜一分為二,要端給慕少凌的那份自然多些。
「您就別亂動了,還是我來吧,我洗個手。」吳姨注意到念穆包紮的右手。
「我沒事,就一點小傷,端個托盤而已,不是什麼大事,也不會弄着傷口。」念穆並不矯情,這會兒手上的傷口已經不疼,她覺得沒問題,「再說了,你這麵糰揉到一半呢,又洗手,多麻煩呀,我來就好。」
「那麻煩你了,念女士。」吳姨現在手上都是麵粉,不好把飯菜端上去,見她堅持,只好作罷。
念穆把兩份飯菜端到飯廳,把湯裝在托盤的碗里後,便端着飯菜上樓。
來到慕少凌的卧室,即使沒關門,他還是敲了敲門。
「進。」慕少凌見她端着托盤,濃眉皺起,又道「怎受傷還這麼不老實?」
「我只是手被划上,又不是骨頭斷了殘廢了,端個托盤還是可以的,再說了,吳姨在廚房忙着準備明天早上的早餐呢,這個托盤又重,總不能讓孩子們來吧?」念穆說道,把托盤放在桌子上,「你先喝湯吃飯,再處理工作吧?」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