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首頁全部小說靈異›楚國第一棄子
楚國第一棄子

楚國第一棄子楚嬴宋施施

標籤: 巧雲 楚國第一棄子 楚嬴 靈異
熱門小說《楚國第一棄子》近期在網絡上掀起一陣追捧熱潮,很多網友沉浸在主人公楚嬴巧雲演繹的精彩劇情中,作者是享譽全網的大神「楚嬴宋施施」,喜歡靈異文的網友閉眼入:一覺醒來,穿越古代,成為被打入冷宮的皇家棄子。 囂張跋扈的奴才,陰險毒辣的妃子,冷漠無情的帝王…… 楚嬴劍走偏鋒,好不容易掙脫冷宮枷鎖,轉眼又被發配到邊疆苦寒之地。 什麼? 封地太窮,行將崩潰? 什麼? 武備廢弛,無力抵擋北方賊寇? 什麼? 朝廷不予援助,百姓要舉家南逃? 危機環伺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10-04 04:25
點擊閱讀

【掃一掃】手機隨心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撐不撐得住,京兆尹並不知情。
但身為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官,他自然不希望出現打仗這種事情,能夠化解自然就是化解,忍一時風平浪靜。
反正楚嬴今日必死無疑,讓他做點犧牲,想必楚嬴也會諒解的。
京兆伊咬緊牙關,頗為遺憾地看向楚嬴。
「大殿下楚嬴,罪大惡極,當先使剮刑,再使炮烙文煮之刑。」
楚嬴聽見這句話,不畏反笑。
他大笑出聲,雙手鼓掌。
清脆的掌聲在府衙內不斷響起。
「堂堂大國,在此等西域小國的面前,居然跪下得如此之快,簡直引人發笑。」
楚嬴周邊的衙役無一人動作,只是站在原地,並沒有履行京兆尹的命令,各個低着頭掩飾自己的不滿。
京兆尹聞聲,心中也是覺得有些慚愧,但很快,莫大的憤怒便淹沒了他。
要不是楚嬴這般行事,惹出這等亂子出來,又怎麼會害得他落到這等尷尬的地步。
這一切都是因為楚嬴!
他居然還好意思批評自己?
「大殿下,你也不必如此,這一切都是你自己所為,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,你應該為此付出代價。」
京兆伊心中愧疚一掃而空,他扔下手中的判決,怒聲叫道「你們都還愣着幹什麼!還不快點動手!」
周圍的衙役依舊一動不動。
「呵,別在我這裡唱雙簧,我這就回去告訴使團,再稟告楚皇,我倒要看看,在楚皇的面前,你們還能裝傻充愣!」
胡姬極其的不滿,他站起身來,極快地想要朝外走。
「站住。」
楚嬴淡淡開口。
胡姬自然不可能聽從,然而下一秒,外面的百姓夥同幾個衙役,就齊刷刷地堵在衙門的出口,不讓胡姬有半點逃出的可能性。
「我看你們真的是瘋了,想跟着楚嬴一起死是吧?沒想到你們大楚國的狗,居然可以如此的忠心不二。」
胡姬冷笑「放心,等我找到使團,一定會滿足你們,讓你們一一給楚嬴陪葬!」
說完這句話,她就想要轉身逃開。
但背後突然一寒。
一隻手就無聲無息地搭在胡姬的肩膀上。
胡姬打了個寒顫。
她仰着頭,便看見了身後站着的楚嬴。
「你想對我做什麼!」
她幾乎是失聲尖叫。
楚嬴沉默了太久,就是想看看胡姬到底會說些什麼話出來,可惜,說出來的每一句話都不討喜。
「讓本宮想想看,你剛才想對本宮做什麼事來着?」
胡姬本能地顫抖一下。
外面的百姓聞言,表情也開始興奮起來。
「大殿下,她想要用剮刑!」
「還有炮烙!」
「她哪來的臉插手我們大楚國的刑法制度啊!」
不管楚嬴到底為何是之前的做派,但現在百姓們都明白一點,楚嬴這是要報復回來。
「剮刑啊。」
楚嬴捏住胡姬的肩膀「真是太可惜了,分明是個美人。」
「如果這張臉,被剮刑一張張切下來,斷氣之前,容貌全毀,真可憐。」
他口中嘖嘖有聲。
說實話,他對女人確實是會稍微留手,常規下,他應該以眼還眼以牙還牙。
楚嬴在胡姬的臉上留下數道紅痕。
嚇得胡姬的身體不斷地顫抖。
「還有炮烙之刑,想想看,如果在你的臉上烙下楚國奴隸的標章,你應該會很喜歡吧?」
奴隸?
她最看不起的奴隸?
胡姬臉上不斷地淌淚,站在原地不敢動。
「你,你敢,我們西域國不會放過你,楚皇也不會放過你的!」
她聲音破碎得不像話,好半天才從自己的嗓子裏面擠出一句完整的話出來。
楚嬴只是抬頭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。
他嘴角微勾。
「你猜猜看,本宮為什麼會一直默不開口,拖延到如今這個時候?「
如果他的推算沒有出錯的話,現在軍演已經快要結束了。
想必西域使團和楚皇都已經見過了他的大禮。
楚嬴嗤笑兩聲。
原本他做的大禮只是為了防止胡姬這個女人再來鬧事,方便好好震嚇這群人一番。
沒有想到。
西域使團的人居然會混賬到這種程度。
「走吧,讓你看看,你的西域國,會不會把你保下來。」
胡姬聞言,原本畏懼的表情突然平穩下來。
她有些得意地大笑着。
「蠢貨!蠢貨!」
「你要是在這裡殺了我,說不定還可以多賺一條高貴的人命,但你居然決定去自投羅網!」
雖然和楚嬴的關係並不融洽,但她非常確信一點,既然楚嬴是當眾說出的這句話,那他的話就不會有半點作假。
等到時見了西域使團,楚嬴必死無疑!
想到這裡,胡姬的表情就愈發猖狂。
旁邊的百姓也是滿臉不解。
這不完全就是自投羅網嗎!
與此同時,李府之中,李元一看着跪在地上的書童,面上是爽朗快活的笑容。
這些天他倒是難得這麼痛快。
「楚嬴真是個蠢貨,原以為他可能有幾分的聰明,現在看起來還真是愚蠢得要死啊。」
居然敢殺害西域使團的人,真以為自己是無所不能。
想楚嬴死的人可不止他李元一這一個,楚皇可在那等着機會呢。
不過楚皇這個人做事一直都是畏手畏腳,窩囊得很,他得去點一把火才行啊。
李元一摸了摸下巴。
「通知秦林了嗎,告訴他,我不想再繼續等下去了,現在楚嬴弄的那個廢物軍演也差不多是時候搞定了,該丟的臉已經丟得差不多,秦林也不用害怕再惹了楚皇。」
「讓他趕緊去。」
李元一眯着眼看向底下的書童「他知道再這樣繼續拖延下去的話,會是什麼代價。」
書童立刻頷首,臉上浮現出鬆懈的笑容。
帶着一種大仇得報之感。
他並不怨恨李元一這些天對他的打罵,如果不是楚嬴惹怒了李元一,他不會遇見這些糟心的事情。
現在,只要楚皇得到了消息。
楚嬴還能不死?
就算楚嬴是什麼弄不死的怪物,也是時候到他性命的盡頭了。
「公子放心,我一定會一五一十地傳達過去。」
「絕對讓秦家主照您的話去做。」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